在日本的博士論文就是以李維英雄(リービ英雄)為研究對象,因為他的美國人身分,用日文寫作,並且獲得日本國內的文學獎肯定,瞬間成為報章媒體爭相報導的焦點,且被冠上"越境作家"的頭銜。其實,這只是恰好符合日本人宣傳自己的最佳機會罷了,出於"有位美國人竟然用我們的日語寫小說"的獵奇心態,相對地李維英雄在美國並沒有引起多大的討論。

姑且不論作品的文學價值,我想李維英雄的生命歷程是戰後美國與亞洲關係的一個縮影,不管是他跨越語言的藩籬(母語是英文,用日文寫作,會講中文),或是在國境間(美國、台灣、日本、中國大陸)的移動,在日本文壇吹捧的"越境作家"之前,他童年時期的台灣體驗,是他寫作的原點。不是台灣多美,多好,多棒,而是他在台灣這個異鄉,經歷了家庭破碎。

台灣出版的中文版《聽不到星條旗的房間》是收錄三篇小說〈國民之歌〉、〈聽不到星條旗的房間〉、〈千千碎片〉,台灣的編排是以作者個人的生命時序,有意導向作者本人的童年、青春期和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的當時,而非他在日本出版的順序。若以日本出版順序來看,首先〈聽不見星條旗的房間〉是他的處女作,說明了他為何投入日文的懷抱裡。接著的〈國民之歌〉,是他的作品裡面最讓我感動的,(其實,在〈國民之歌〉之前,他寫了〈天安門〉,甚至讓他入圍芥川賞,但台灣方面在介紹時卻隻字不提),而第三篇〈千千碎片〉就是描述他所體驗到的"九一一事件"。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是取得部落格版主的同意下,翻譯成中文和各位讀者分享。日文原文請參照“世界一貧しい”「元」大統領から日本人へのメッセージ──「清貧の原点は日本人だった」「本当に日本人が幸せなのか疑問」

“世界最貧窮”的「前」總統給日本人的訊息──「日本人的精神原點是清貧」「日本人真的幸福嗎?」

 

文章標籤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實說,《峰與谷》是作者史賓賽.強森博士換湯不換藥的系列書之一,繼《誰搬走了我的乳酪》和《禮物》之後,這本書我竟然也買帳了。

 

若是以故事敘述手法來說,都是如出一轍。失意的人遇到了成功的人,然後聽取逆轉勝的雞湯故事,最後還要叮嚀讀者,要記得「分享給別人」。(這是衝銷售量的手法之一嗎?)我無意做業配的推手,這本書在圖書館或書店看看就好,除非你是作者的忠實讀者。

 

其實,這系列的書都會讓我聯想到「直銷」的洗腦方式,並非否定書的勵志效果,而是讓我覺得餅(所謂的「理想願景」)畫得太大了,沮喪挫折的痛苦也不真實。而且時時刻刻地提醒讀者要學會善用峰谷法則,才能「超越逆境、享受順境」,換言之,若是你今天生活不如意了,就是你沒善用,而不能去質疑法則的正當性。

文章標籤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先,我必須承認我唸不出作者的姓氏,原來「翟」字的讀音是「ㄓㄞˊ」。

其二,內容本身沒有我想像中的驚艷,但是知道goole給了不少其他企業望塵莫及的福利,也是一種大開眼界。以不得不佩服釣竿理論的精闢分析,瞭解到各司其職是很重要的。

其三,內容舉出的很多例子和作者的個人經驗,讓人會心一笑的同時,也令人深思,是這本書的特色。

 

例如,英軍派統計學家來計算戰鬥機上的彈孔,以便設計要如何減少出征戰鬥機的折損率,結論選擇在沒有發現彈孔的引擎和駕駛艙進行補強工作,原因是那些飛不回來的戰鬥機都是引擎和駕駛艙遭到攻擊。(出自20 別讓直覺誤導你

文章標籤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看了《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和《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都屬於心理勵志的書。這兩本的敘事手法類似,開頭是同學會或是朋友的久違相聚,中間穿插了故事,最後在拉回現實,分享了透過故事對生活的重新體悟。原本想分開寫這兩本書的心得,卻發現放在一起討論,也許會有不同的想法。雖然同樣是告訴讀者如何認清自己所處的環境,做出最有利的抉擇,但是不管是《GOOD LUCK》的黑白武士或是《乳酪》的老鼠或小小人,他們的態度和行動力或許都可以我們現實生活上的正負面教材。

《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堅持信念,就對了。

*運氣這玩意兒,絕不屬於你。幸運,卻能完全由你掌握。(p.25)

*任何一個人,就像諾特一樣,倘若一心一意只想「知道」叢林裡有沒有幸運草,就無法往別的方向思考了。他還是沒有體會到:他必須視情況「付出」一點努力的。(p.67)

*等待,是因為想推諉責任給梅爾林,也因為他對「運氣」仍存有希望。但是另一方面,他等待的時間越長,害怕幸運終究不會降臨的恐懼就越強烈。(p.77-78)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宮,一直以來給我的感覺很沉重。它是一個推薦給外國人的觀光名所(也是現在中國大陸觀光客的熱門景點),自己去的次數卻屈指可數,連翠玉白菜上雕有是螽斯和蝗蟲,也是看了這本書才恢復記憶。雖然自己在讀國高中時,背誦英法聯軍或八國聯軍等一連串的戰爭,讓我腦子裡不停打結的條約和內容,其實到現在也是悉數奉還給老師了。這些教科書上的內容攸關考試的成績,對我來說並沒有激發"家仇國恨"或"同仇敵愾"之感,讀到世界歷史的非洲被割據時,只覺得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並沒有誰比較可憐.因為就是歷史,所以誰有沒辦法回到過去做任何改變,唯有如何記取教訓而已。

 

但是,教科書沒教的是原來蔣介石撤退來台時,帶了大筆的黃金和故宮文物。為何對故宮沒興趣?我認為是自己不懂鑑賞藝術的個人因素,但是,如本書所說的故宮和台灣現實之間存在的隔閡,是我不曾正視過的背景之一(心裡多少有被安慰到)。因此,若要在被譽為中華民族的榮耀象徵的故宮博物院和有百年歷史的大甲鎮瀾宮做比較時,我當然會選擇後者,去廟宇拜拜祈求平安。有一種突然被移花接木的感覺,在台灣的土壤上強加了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台灣就一個島國而已,五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的愛恨情仇,對台灣人民就已經是難以承受的負荷了,如何對五千年的榮光感到驕傲?

 

"骨董",是純屬個人的收藏品玩和鑑賞,以現代來說也是一種經濟行為上的投資。然而,"文物"可就不同了,在本書裡提到文物和權力正統性的結合,讓我有醍醐灌頂般豁然開朗,還有故宮博物院作為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政治角力場所時,所衍生的種種問題和政策的轉向,也絕非偶然。故宮要如何定位?這攸關了兩岸關係要怎麼發展,是中華民族的榮耀置於台灣人民之上,還是故宮要在亞洲化中融入台灣?兩黨的水火不容,就在故宮議題上表現的淋漓盡致。

文章標籤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