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看了《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和《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都屬於心理勵志的書。這兩本的敘事手法類似,開頭是同學會或是朋友的久違相聚,中間穿插了故事,最後在拉回現實,分享了透過故事對生活的重新體悟。原本想分開寫這兩本書的心得,卻發現放在一起討論,也許會有不同的想法。雖然同樣是告訴讀者如何認清自己所處的環境,做出最有利的抉擇,但是不管是《GOOD LUCK》的黑白武士或是《乳酪》的老鼠或小小人,他們的態度和行動力或許都可以我們現實生活上的正負面教材。

《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堅持信念,就對了。

*運氣這玩意兒,絕不屬於你。幸運,卻能完全由你掌握。(p.25)

*任何一個人,就像諾特一樣,倘若一心一意只想「知道」叢林裡有沒有幸運草,就無法往別的方向思考了。他還是沒有體會到:他必須視情況「付出」一點努力的。(p.67)

*等待,是因為想推諉責任給梅爾林,也因為他對「運氣」仍存有希望。但是另一方面,他等待的時間越長,害怕幸運終究不會降臨的恐懼就越強烈。(p.77-78)

*席德這時體會到,重視自己已經努力的部分,也就是他所謂「已經倒進水杯的水」,才是最重要的事,只有這樣,才能專注地找出缺失。(P.86)

巫師梅爾林的一番話,黑武士諾特和白武士席德,展開了追尋幸運草之旅。尋找過程中,諾特一路上怨天尤人,他只看眼前,只要結果,不會深入分析原因,在一片不曾長出幸運草的叢林中徘徊,他認為只有憑藉運氣,才能夠找到,這樣的感覺像是一種投機的心態,所以他會埋怨不被上天所眷顧,或是認為自己被梅爾林所騙。但是,席德卻懂得傾聽,即使土地神告知他這個長不出幸運草時,他樂觀地認為「或許,他們都說了真話,只是,可能兩人認定的事實完全不同吧。(p.43),他依舊相信幸運草存在的可能性,他分析原因,之後試圖改變環境,進而創造了適合幸運草生長的環境,而且是一步一腳印,他不奢求運氣的降臨,而是腳踏實地。以結果論來說,他掌握了幸運。但是,是不是每個致力於創造環境的人,都會有好的結果?我想也牽涉到很多因素。但是,你不行動,就看不到結果,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

席德感恩梅爾林的一番話,有了契機讓他開創出源源不絕的幸運草田,也是當他有了那片田栽種出了幸運草,才知道每年擾人的種籽雨,原來就是幸運草。幸運草,可以比喻成很多人生追求的東西,你要找尋一塊塊的銅板或一張張的鈔票,還是想辦法去創造出更多的數字?你要找尋一個條件很好的伴侶,還是培養一段相處起來感覺很舒服的關係?人生有可以決定的和無法決定的,運氣是無法決定的,就像是種籽雨,如果沒有適合的生長環境,只是要花時間打掃的垃圾而已。但是,你要如何開闢一塊田來迎接,就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如果是以下一本《乳酪》的思維來看的話,不只是跟著乳酪跑,而是自己生產乳酪吧。找尋,只是開始而已,可是如何邁入下一步的行動,是一種轉換。尤其是當席德認真在開墾那片土地時,他甚至忘了幸運草。過程中累積的成就感,讓他樂在當下,他變得不在乎結果。

看完這本書,讓我覺得受益良多的是席德的信任傾聽,以及感恩的心。運氣往往會讓人迷失,不管是期待運氣,或是真的得到運氣,就像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你會拋開手上的鋤頭去迎接。但是,你會選擇拒絕,依舊緊握鋤頭嗎?我想是單純的運氣,並不長久。問題的核心,依舊是回歸到態度問題。

《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以行動力面對變局。

*最近過世的蘋果總裁賈伯斯說,他從不做市場調查,因為他跑在時代的前面,他不是做出消費者要的東西,而是他告訴消費者,你要什麼。(p.009)

*老鼠不會過度分析局勢。在老鼠看來,問題和答案都很簡單。C號乳酪站的情況變了,因此,嗅嗅和快快決定改變。(p.52)

*對未來的想像越清楚,你就會變得越快樂、越有勇氣!(p.88)

*當他不受到恐懼宰制時,就很快樂。他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P.97)

*你恐懼的事,永遠沒有想像中可怕。縱容心中的恐懼滋長,會使你把實際情況想得太嚴重。(p.99)

是誰放了乳酪?是誰建造這座迷宮?這本書感覺是寫給老闆看的,該如何當伯樂,用乳酪當誘餌,分辨老鼠嗅嗅和快快的才能,作為基層賣命藍領員工,而哈哈則是透過克服了恐懼面對變局的磨練過程,晉身了白領階級,因為他保持了人類原有的複雜,又學習到了老鼠的簡單,可攻可守,而小小人哼哼就是經濟不景氣時,首當其衝被裁員的一員吧。所以,雖然整本書是描寫這四種角色如何面對變局,但是,讀者們難道甘心對號入座嗎?而不是想做生產乳酪的人嗎?

如果我們只是領薪水的人,又該怎麼看這本書呢?是活在局勢隨時會改變的戰戰兢兢裡,還是像前面《GOOD LUCK》的白武士席德,自己創造環境呢?從「是誰搬走我的乳酪」的埋怨和錯愕中,到「跟著乳酪跑」的機動性,是從消極轉向積極的關鍵點,但是我們是否只是做個勤奮的員工而已呢?裡面的小小人或老鼠,你會想要當哪一種角色呢?我們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是否落入了資本主義的陷阱呢?記要感謝乳酪讓你維持生命,也要感謝有種類眾多的乳酪可供選擇,可是除了感恩的心,是否也更應該關注乳酪以外的事情呢?自己為什麼須要走到迷宮裡去覓食,或許就是一種對過什麼樣的人生的選擇吧。哼哼該體認到的一個事實就是:沒有人是應該給你乳酪的,除非你付出。哼哼的心態和黑武士諾特很類似,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他們的思維是短視近利,只侷限於眼前的一切,見山是山,不知變通。可是嗅嗅和快快,甚至是哈哈,拿到了績優員工獎又如何?或許說到底,我只是純粹對迷宮的這個設定感到不滿吧。《GOOD LUCK》的叢林可能讓我覺得發揮的自由度高了些。

《乳酪》闡述"簡單"的重要,簡單意味著憑直覺行事,意味著有點莽重的行動,所以嗅嗅和快快需要彼此發揮才能,利用團隊的優勢才能夠找尋到新的乳酪站。而小小人哈哈和哼哼的"複雜",瞻前顧後的,反而成為了面對變局時綁手綁腳的束縛,複雜的思考當然不只是利用在分析局勢,也包括了對安逸的留戀、對未知的恐懼、對乳酪消失一事的埋怨,他們變得裹足不前。但是,對我來說,哈哈克服了恐懼,克服了孤獨,讓我覺得比嗅嗅和快快更加難能可貴。以及牠對於哼哼的牽掛,也是一種友誼的表現。嗅嗅和快快可能是重複用同樣的模式去因應環境的變化,但是如果今天將牠們分開了,是否還會找到乳酪呢?就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美好生活。GOOD LIFE。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