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n  
這張照片是在2009年時以小說〈白い紙〉獲得第108回文學界新人賞的取材照片。擷取自網路。

●作家履歷:
席琳.內澤瑪菲(Shirin Nezammafi)。日語標記是シリン・ネザマフィ。1979年11月10日出生於伊朗的德黑蘭。母語是波斯語。她在神戶大學工學部畢業後,繼續攻讀自然科學研究科的情報知能工學,修了之後進入日本Panasonic工作。2009年6月被派遣到杜拜的分公司就職。

●作品一覽:
白い紙(《文學界》2009年6月號)
サラム(2006年留學生文學賞。《世界》2007年10、11月號)
單行本《白い紙/サラム》(文藝春秋、2009年)

拍動(《文學界》 2010年6月號)

私は風習のペット(《群像》2011年4月號

耳の上の蝶々(《文學界》 2011年12月號)

●用日文寫作的契機:
席琳和中國人日語作家楊逸的對談〈私たちはなぜ日本語で書くのか〉(《文學界》2009年11月號)中提到和日文相遇是在伊朗念中學時,班上來了一位小學時代在日本生活的同學,和她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那位同學在轉校回伊朗時日本人的友人有寫一些卡片,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漢字。受到友人的影響,在高中的最後一年也開始學習日文。但是,一九九O年來日本時,只會二、三十個漢字和簡單的打招呼。會用日語創作的原因是,她從十四歲開始就想當作家,在日本待了幾年過後,心想自己用日語應該能寫出一些短篇的東西,而且在日本生活的時間久了,周圍也都是使用日語,接觸的新聞媒體也是日語,用日語寫作應該比較輕鬆吧。知道了有留學生文學賞的存在,就嘗試投稿,開啟了日語創作的契機。

●讀後感:
席琳在對談中也提到自己創作的特色私は映像を言葉に落として書くタイプ」(198頁)(中譯:我是將影像用文字呈現出來的類型),從她的文字表現中擬聲、擬態語的使用,讓讀者感覺到很生動。或者說,讀者是再度透過她的文字重建影像的閱讀過程。即使是一台電車進入月台時,帶進來的風的力道等,描寫手法會讓人感到驚艷。不同於美籍日語作家李維英雄(Ian Hideo Levy)的小說多以自己親身經歷為出發點,席琳就像是講故事般,主角有留學生(〈サラム〉和〈拍動〉,前者講述幫入管收容所的阿富汗少女翻譯經歷,後者是幫發生嚴重車禍事故的北非出身外籍教師和來日家屬進行溝通翻譯經歷),或是離開日本舞台純粹寫在兩伊戰爭下少女和少年
的故事(白い紙),在接下來的短篇〈私は風習のペット〉和中篇〈耳の上の蝶々〉的內容是外國人女子在融入日本公司文化或社會時,所碰觸到的文化差異和內心掙扎。裡面我最喜歡的作品應該是〈拍動〉吧。尤其當外籍教師的家屬遠從北非趕過來日本的醫院時,想要知道事故是怎麼發生還有傷勢情況時,在異國面對醫療上和醫生的溝通時,家屬的情報來源就只能靠翻譯者了,但是如何傳達醫生口中的不樂觀?這樣的兩難,我想在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翻譯者都可能面臨到這種難題。

●思考越境文學的可能性:
在一九九O年代後,日本也出現了類似的越境文學,他/她們跨越了國界來到日本,並用日語寫作,並獲得日本文學賞的肯定。套句日本最近的搞笑藝人しずちゃん的ネタ招牌「ワールドだぜ~」(很國際化喔!)當代用日語書寫的外國人作家的特徵是擺脫了殖民時代體驗或是在日歷史的背景,有自己的母語之外,用第二習得或第三習得語言的日語進行創作。將各自母語或母國文化思維在潛移默化中帶入了日語創作裡,為日語注入了活力和嶄新面貌。席琳筆下的伊斯蘭和伊朗,這和日本人作家到伊朗的生活體驗或旅遊見聞一定有所不同。不再是單純的過客或異鄉人,而是深入另一種語言裡作為自己表達的手段之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美好生活。GOOD LIFE。

shin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